国漫世界里的一万种青年梦想

“插画是一个包容性特别强的行业,只要能击中观者的心灵,任何风格都可能会得到认可。”插画师盘狗大仙希望能一直走下去。

“中国本土的插画师、设计师,本土品牌、IP形象、艺术作品,假以时日,完全可与世界级比肩。我相信会越来越好。"创意工作室主理人陈乐哎也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艺术家勺子认为最重要的是不为自己设限,“迷失方向的人总能走得更远。”

30岁那年,盘狗大仙因为公司业务撤出中国而失业了——危机来得突然。待业在家的日子里,她拿起笔开始画插画,将部分满意的作品上传到网上。她很少见人、离群索居,收入不高,自由又孤独。

在互联网上,“盘狗大仙”并非个案,仅在设计师互动平台站酷上,即有超过1000万创作者。“行业里多数留下来的人,心中肯定有一个愿望和理想:不靠工资可以活下来,这样行业才能留得下来人。”国漫票房冠军《哪吒》背后的插画师之一戈弋曾道出这一职业的心酸。据此前《新京报》和《天府早报》报道,该行业缺乏规范、商业变现举步维艰,知识版权保的困难,插画师的工资低的只有2000元

即便在国外,插画师依然是小众职业,收入较其他职业低了很多。能够暴得大名,是小众当中的小众,在理想与现实的博弈中,和商业公司、品牌的合作,成为插画师们谋生的一种选择。

2020年6月,盘狗大仙从文物里汲取灵感,创作的组画《你从泥土中来》,通过天猫“万人万创”项目,被女装品牌红袖选中。这是一个好的开始,她隐约有了一些信心,“插画师似乎可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职业。”

从万人万创开始,天猫开始了一次小而美的尝试:在本土设计师、插画师和商家之间搭建一座桥梁,为国漫IP的商业化提供新的可能性。短时间内,天猫收到了13000多副作品,联合品牌开发了近4000多万件跨界新品,销售额超1.03亿。今年3月,天猫还将推出IPmart,将邀请本土插画师入驻,缩短他们和商业之间的链路。

这是一道裂缝,期待更多的光照进来。以下是他们的故事。

因裁员失业转型成为插画师

盘狗大仙是在山东的一个小县城长大,从小艺考学画,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专业。毕业之后,她辗转于多家企业,从事网页设计。被裁员之后,她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。

“在嘈杂快节奏环境中打拼多年,常常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。偶尔有一些不以销售为目的的插画类的需求,反而让我非常享受。”盘狗大仙回忆,她画的第一幅插画,是奔跑的女孩与狗,那似乎就是自己心中向往的缩影。

 

 盘狗大仙的插画作品

需求来自于站酷,一个为设计师开设的网站。他们将作品上传,如果运气好,能接到一些商业的订单。酷站上有上千万设计师,多数都是兼职或业余爱好。盘狗大仙在经历失业、求职不顺之后,开始尝试成为一名职业的自由画师。

她的生活节奏变了,没有拥挤的通勤,也没有公司和同事。她一人蛰居在家。每天起床后,就在电脑上搜罗世界各地喜欢的插画师的作品,然后把自己比较满意的插画练习作品发到站酷平台上。打开站酷首页,她都会特别留心首页的活动海报,几乎只要有征图活动或比赛就参加。

在插画和平面设计行业,甲方通常在网站平台上发布需求和酬劳,画师们需要比稿竞标。许多时候,盘狗大仙也是陪跑者。作为自由插画师,接到订单是一件既靠实力、更看运气的事,尤其是尚未积累起人气和个人品牌的素人插画师。她不是一个自信的人,起初的一段时间,收入不稳定、自我怀疑、陷入抑郁。

接不到商务约稿的时候,盘狗大仙会创作些自己喜欢的画,探索自己擅长的风格,有时来源于童年的经历,有时源于旅行中遇到的人。她平时喜欢看鉴宝类的节目,有一天,看到唐代仕女陶俑时,她突然灵光一闪:

是不是可以把唐代仕女俑、兵马俑这些中国出土的文物,和她喜欢的抽象派大师毕加索、保罗克利结合起来呢? 

“我常常因看到那些看似不起眼的陶俑、褪了色的丝帛而心生感动,文物是人们社会活动留下的遗迹。那些深埋地下的陶俑与丝帛,在泥土中褪色,在岁月中斑驳。无论多少年过去,看到它们我依然感动得热泪盈眶,为古人,为岁月,更为那一代代如跑接力赛般守护它们的人。”

2020年双11前夕,她恰好在站酷上看到天猫发起的“万人万创”活动,向设计师征集作品,然后推荐给天猫上的服饰中小品牌,生产联名跨界商品。盘狗大仙投出了自己的系列作品《你从泥土中来》。这组画以毕加索、保罗克利的经典作品为基底,为那些灰土色的文物重新赋予了现代的色彩与结构。

幸运的是,这组作品被女装品牌红袖选中。这也意味着,作为自由插画师的她不仅能收获一小笔收入,画也会第一次以印花的形式出现在服装上,被年轻人穿上身。

插画师盘狗大仙在天猫“万人万创”活动中

被红袖选中的作品《你从泥土中来》系列之四

这是盘狗大仙成为全职自由插画师后第二次如此兴奋——第一次也是在站酷,在OPPO举办的屏保插画比赛中,她得了二等奖,奖品是一个超大的数位板。很少拍照发朋友圈的她,那天把自己心爱的狗捧在数位板上,破天荒拍了张照。她感觉,这个职业似乎可以做下去了。

盘狗大仙在OPPO屏保比赛中的获奖作品

成为自由画师的两年里,盘狗大仙很少见人,日子大多数时候是独来独往的,诸如这样的机会,是她生活里难得的兴奋剂。直到现在,她还会进入天猫旗舰店,刷刷那些衣服的商品评论,看到有人说“真好看”,她会偷偷开心。这些来自外界的认可,会不时把她从不确定、焦虑的情绪拉出来,给她一些坚持的信心。

“插画是一个包容性特别强的行业,只要能击中观者的心灵,任何风格都可能会得到认可。”她希望能一直走下去。

“玩”出来的大神

在插画师这条路上,陈乐哎似乎走得更为顺风顺水。

小学时,他上过六年美术兴趣班,当时的美术老师学设计出身,有时会让他们试着拿尺子画一些图案或画面,用规则的几何图形表现事物。这并不是正统的绘画技法,但是令陈乐哎觉得新奇。

创意工作室“制乐洋行”创始主理人 陈乐哎

他是“玩”上这条路的。陈乐哎很爱玩,也很会玩。他的身份不仅是插画设计师,还是胶片摄影爱好者、黑胶唱片收藏发烧友,喜欢逛二手市场、中古玩具店、旧书市、vintage店,也喜欢去音乐节和live house,大学时甚至做过酒吧驻唱歌手。从小,陈乐哎的外公家就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,外公也爱做一些有趣的小机关、小道具,他想自己大概就是这样被熏陶成了一个“玩家”。

 陈乐哎在酒吧驻唱

2014年从华东理工大学视觉传达专业毕业后,陈乐哎先是进了一家快消品公司,做包装设计;两三年后因为喜欢音乐,转到一家音乐制作平台负责视觉设计,工作不忙时,就利用业余时间“画点想玩的创作内容”,比如用自己的插画风格重绘了一系列自己最喜欢的黑胶唱片封面,画披头士乐队……

大概从大四开始,陈乐哎就习惯把自己的作品发在站酷上,作品受欢迎与否,都能从平台的粉丝评论里直接获得反馈。他的感知里,十年前,国内插画风格看似很多元,但多是跟风国际上的流行,直到近些年,国内插画师们已经逐渐有了自己的特色,在媒体上被津津乐道为“国潮”。

在插画圈,陈乐哎最广为认知的额标签,就是”制药局“系列。他从民国时期的红花油包装、旧时的药袋包装上获得灵感。住在上海的他,至今依然喜欢逛二手市场和旧书摊,拍下老上海的洋画片、书籍杂志封面,赞叹着那时的设计和色彩已然很美。

陈乐哎“财源滚滚制药局”系列插画

这组“老戏新唱”的一系列实验作品发到站酷后,受到了不少圈外人的关注和喜欢,商业机会也就此找上门来,因此获得与百雀羚等国货品牌的合作机会。 

渐渐地,陈乐哎发现自己有些忙不过来了——找他合作的品牌方接连而来,兼职业余创作的状态已经无法应付,收入虽不如上班时稳定,但平均下来也基本持平。他最终选择从音乐公司离职,全职从事插画创作,也成立了自己的小工作室“制乐洋行”。

去年双11前夕,参加天猫万人万创的韩都衣舍,主动向站酷表示希望与陈乐哎合作。之前,他做过一些关于花的小图案,那是他日常的闲趣之笔。因为这次合作,陈乐哎又记起了那些可爱的小花。他一度以为那只是没商业价值、记录日常想法的草稿,趁着这机会,他重新拟定这一整个系列,取名叫《花花世界》。这个系列,后来便成了韩都衣舍在“万人万创”中主推的活动款,小花们以印染、刺绣等各种方式,出现在衣服的领口、袖子、口袋上……

而类似天猫“万人万创”这类的活动,更让他坚信,随着90后、95后成为新消费市场主力,插画、创意、设计的商业和艺术价值正在越来越受到重视,与此同时,国内插画师也在成熟起来,建立自己独特的辨识度。“中国本土的插画师、设计师,本土品牌、IP形象、艺术作品,假以时日,完全可与世界级比肩。我相信会越来越好。“

放弃互联网大厂,他希望能有另一种活法

生于河北唐山的一个普通家庭,勺子以前从不敢妄想自己能以艺术家的身份纯粹靠创作谋生。然而,在大学期间,他开始将一些画作上传到网上,意外的收获了很多认可,也结识一些欣赏他的朋友。 

大学毕之后,他去了德国,念当代艺术的研究生。而在异国生活的四年半里,孤独成就了他的大部分作品。他笑着形容,自己的作品就像单口喜剧,把那些尴尬、失落、痛苦掏出来,用幽默的方式博人一笑——只不过脱口秀的工具是语言,而他用的是自己最擅长的绘画。

艺术家Felix_勺子

每个普通人都有的复杂情绪,被勺子画成了纸面上奇形怪状的小怪兽:喙长在头顶的鸟人,竖着是人、横着是鸟,倒过来换个颜色,又成了倒插在花盆里的仙人掌;长兔子耳朵的史蒂芬,胸口明明扎着一把刀正在流血,手上却还是比着剪刀手笑嘻嘻地“耶”,背后放着彩虹屁……

这些形象的灵感来源,有时来自勺子的经历,有些也来自他人的故事。六七年前,在德国汉堡申请研究生时,面试结束,他漫步到海边,坐下休息、发呆,整个人又累、又充满了对未知的惶恐。海鸥从水面上一掠而过,借风力滑翔、翅膀几乎不用动,斜斜的,像一个歪着的人倏忽飘过去了。

勺子当下感到了一丝嫉妒:你怎么这么放松?

那个歪斜着的、放松的“鸟人”雏形,就这样诞生在了勺子的画笔下,也成了他回国后最具代表性的个人作品。

 艺术家Felix_勺子 鸟人系列作品

家居服品牌“蕉内”正是看上了勺子的鸟人和史蒂芬,借天猫万人万创平台找到了勺子的经纪人,表达了喜爱和合作意向,最终以艺术形象授权的方式达成合作。鸟人和史蒂芬被印在蕉内的家居服上,久未联系的大学同学有一天突然发来消息:“这不是你的作品么?居然在天猫上看到了。”他第一次感觉到,商业带来的“破圈”效应。

勺子的路,走得并不顺利。从德国回国之初,他在广告公司找了份插画师的工作,业余时间坚持创作。两三年后,一位创业的朋友向他抛去了橄榄枝,几番邀请他成为公司的签约艺术家。

那时已经跳槽到大型互联网公司做图形设计的勺子,接到朋友的邀请后,深思熟虑好一段时间——在阿里巴巴工作,待遇毕竟远高于创业公司;但以艺术家身份开辟前路,是一件极其冒险、又极具诱惑力的事情。

思前想后,他终于下定决心——哪怕失败,也不想做未来可能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。

勺子为VANS绘制的鞋子

勺子从德国留学中感受到一件重要的事情,就是不为自己设限。他在德国学当代艺术的研究生同学,本科有读心理学的、哲学的、化学的,他们的专业和绘画、设计、艺术没半点关系;然而只要热爱,他们就会尝试并且选择,充满热情地创作着属于自己观念的艺术作品,甚至常常令他这个专业背景出身的艺术生叫绝。

在德国留学快结束时,他和作家远子合作,以四十种不同的情绪出过一本漫画散文书。那本叫《爱莫能助》的书封面上,写着这样一行字:“迷失方向的人总能走得更远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游戏 申博手机版 澳门博彩公司
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在线娱乐登入 申博 菲律宾太阳娱乐场登入
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777老虎机游戏
申博太阳城注册 菲律宾申博开户 ag真人百家乐 ag国际馆
太阳城代理 申博现金网 澳门银河赌场 太阳城娱乐登入